页面载入中...

清宫婚礼什么样?故宫将用这个文创项目告诉你

  我以前做记者时采访过中国胡适研究的权威耿云志先生。耿老有段话很霸气,大意是,70年代末,大陆的胡适研究刚解冻时,他的文章没人能驳得了,原因是,“我看的东西,他们当时没有人可以跟我比,我占有那么多的材料。要不读那些东西,根本没法批我写的东西。”

  做学问就是这样,一切拿证据说话。材料一亮,谁在讲理,谁在抬杠,大家心里都有数。

  但艺术不是。艺术很多情况下真的没有统一的标准,因为审美不讲证据,讲个人观感,大众与精英阶层的眼光经常是严重撕裂的。

  先生白天讲诗,晚上讲词,学生们也听到不肯下课。她用一首诗“白昼谈诗夜讲词,诸生与我共成痴。临岐一课浑难罢,直到深宵夜角吹”形容当时的场面。

  “我是真的喜爱诗词。我总是想,我要把我所懂得的、体会的,尽量传递给下一代年轻人。”

  叶嘉莹认为,自己既然体会理解了诗里这么多美好的内涵,如果不传播出去,就是上对不起古人、老师,下对不起后来的年轻人。

  “所以一直到现在,我教书有七十三年之久了,还在教书。我这个人别无所长,就是喜欢诗词,而且愿意把我喜欢的诗词介绍给年轻人。”她说。

admin
清宫婚礼什么样?故宫将用这个文创项目告诉你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